备案号:粤ICP备18066426号
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
搜索
 
研究会
文章列表
上一页 1 2 3
...
下一页

从旁证中也可证实景昇公归属化裔

浏览数:430

  本站声明: 所有探讨性文章,本站不持立场,仅供宗亲们研判和参考。欢迎投稿(请发至研究会邮箱:mzjxhs@163.com),共同探考。


从旁证中也可证实景昇公归属化裔

黄 文

宁化黄化公后裔联谊会恒标会长撰写的景昇公(久善又名久养公)归属问题的研讨文章,用《宁阳黄氏族谱》、《遂川宋朝族谱》、《四川化公老谱》、梅州墨林氏《黄氏历代族谱》等多种有名老谱,进行仔细查阅对比,考证景昇公的归属问题,并初步认定:景昇公原本就是化公后裔;久善(又名久养)字汝臣,号景昇是同一个人。同时说明:其所以后来变成了井公后裔,一是由于当时交通不便,信息不灵,且又年代远久,被人接错了谱;二是被黄再兴1993年主编的《黄氏总谱》把久善公(景昇公)的儿子伯、僚、价全部划到了井公系,并终止了化公后裔的修谱。这是本人近期看到的可信度较高、很有说服力的研讨文章。可以说解开化、井之争的谜团为时不久,指日可待了。目前,景昇公的归属问题还在争论尚未定论。作为一个集谱、读谱都不多的草根人物,有个愚拙之想:就是若能再从客家方言、传统习俗、当事人长住地等方面充分进行考证,为景昇公归属问题的考证提供更多的旁证,提供更可靠,更有说服力的依据,这对景昇公的归属问题早日作出定论是大有好处的。现在本人从多位宗长撰写的研讨文章中,选录出可作景昇公归属化裔旁证的论述、观点,分述如下:

旁证一、景昇公(久养)居住地在福建宁化龙上里青草湖黄家地。

广西黄容声宗长在僚公之父久养即景昇公史事的考证中说:据清大教授王国维在《扬州锁谈—黄潜善之争》中记载:黄久养讳敄,生于南宋绍兴十一年辛酉(1411年)出生在扬州。绍兴十四年甲子(1144年)潜善以岳飞已被害死,刘琦、韩世忠皆病亡,自忖:若金兵再攻扬州、没了牵制,扬州势难御守。乃将梁夫人及七个儿子,送回福建宁化县龙上里青草湖大黄家地。后黄久养讳敄娶宋薇姑为妻,公元1174年宋氏生下黄伯讳海龙。公元1175年宋氏病逝,黄久养再娶李秀娘为继宝,公元1178年,李氏生黄僚讳海虎。又据《南宋史翼补遗》载:“南宋孝宗淳熙七年庚子(1180年)三月,黄潜善贬岭南为卒戍,孝宗恩准潜善带家居三人同往卒所,此三人同往者即久美、久养、久安。”到大岭南后,潜善以岭南环境恶劣、为儿子前途生命计,遣久美往广东投依旧僚黄黔升,遣久养往庐陵……转往南昌投依姨父黄穆(黄文)、姨母梁雪卿。……公元118111月潜善妻梁夫人在龙上里家中病逝,久养即携妻带伯、僚二子四龙上里奔丧。后即居龙上里黄庄旧宅。公元1184年,久养黄敄被举为汀州府孝廉。公元1211年,久养病逝龙上里家中,葬后山家莹、文黄潜善公衣冠塚之后东侧。黄久养(景昇)黄敄在南昌居住时间,只有二十个月左右,除小时居扬州外,其余时间都居住在宁化县龙上里。故景昇(久养)长住地是福建宁化龙上里青草湖大黄家地,是化裔福建宁化人,不是井裔江西南昌人。也即是说景昇(久养)公是化公后裔,不是井公后裔。

旁证二、久养(景昇)不可能过继给黄穆(黄文)为子。

中国的子女过继,传统习惯是只能同辈进行,不能隔代过继。宁化黄恒标会长在景昇公(久善公、久养公)归属问题的研讨文章中说:“化公与井公为同父异母兄弟,根据中国的传统过继习惯,兄弟后裔过继,只有同辈间进行。所以景昇公作为化公的第八代孙,也只能过继给井公的第八代孙先刚,而不能过继给井公的第十三代孙黄穆(黄文)。且景昇公生于1141年,黄文生于1201年,黄文比景昇小60岁,父亲不可能比儿子小60岁。”再说,景昇(久养)是化公的第八代孙,黄文是井公的第十三代孙,相隔五代,将曾祖父过继与来孙为子,这不是黄家倒了大霉吗?可列为天下最大的笑话了。同时,景昇(久养)奉父命奔庐陵、转南昌投靠姨丈黄文时是在1180年间时,景昇(久养)已40岁,这里黄文(黄穆)尚未出生。这一过继说法与时间、史实不符。所以,说景昇(久养)过继给姨丈黄文、并入籍井公系庐陵黄氏族谱之说是不可能的,应该是假说或误传。因此,景昇公(久养)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化公后裔,面不是井公后裔。

旁证三、说客家话也可证明景昇公是化公后裔。

据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前届副会长火兴宗亲考证:化公的落居地是福建宁化、僚公是从宁化迁入梅州的,宁化、梅州都是说客家话的地方。所以,化公是客家黄氏的始祖,客家黄氏大多数人,也认宁化为老祖宗地。而井公裔则分居于江西南丰双井头。而南丰人,包括井公后裔,至今仍不居客家地区。他们说的是赣语方言。在过去七、八百年间,没听说过客家黄氏到南丰寻根问祖的,而到宁化寻根、拜祭化公祖祠、墓地的却不少。因此,从说方言客家话问题上,也可证明说客家话的景昇公是宁化化公的后裔。

旁证四、认亲诗可分清景昇公是化公后裔。

据梅州江夏文化研究会原副会长华根宗亲撰写的《黄氏内外八句的由来与亲疏分别》一文中说:“……峭山公的外八句诗的最后两句是:漫云官贵由天定,三七男应当自强。以三七二十一的“三七”为记号。”

到了化公裔宋相九子公黄潜善,因被奸臣诬陷,五次被贬职,由相位贬为卒戌,戌所在梅循之间的九连山(今翁源)和莲花山(今丰顺)连结的吊钟山东麓(今五华)。在民族斗争复杂,蛮荒瘴疠的恶劣环境下,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。因此,临行前,老夫妇认为,此是家之大难,为恐累及诸子,免受株连,决定分散避之,时梁夫人学着歇祖,预备好家谱,及改七律认亲诗,将峭山公综合的外八句最后两句改为祈求语气,诗曰:“骏马登程往四方,任从随处立纲常。年深外境犹吾境,日久他乡即故乡,朝夕莫忘亲命语,晨昏须荐祖宗香。惟愿苍天垂庇佑,三七男儿总炽昌。”分给九个儿子,诗的最后两句“惟愿苍天垂庇佑,三七男儿总炽昌,”是作为日后儿子相认之特记。此外八句,也为今我梅州黄僚公后裔所使用的“外八句”。……黄僚公是宋相黄潜善之孙,是景昇公之子,同是化公系后裔,故景昇公应归属于化公系。同时,黄潜善生下九子,八子都居住化公系,唯独六子景昇公归属井公系,这是绝不可能的。

旁证五、从黄氏祭祖用鸡的风俗中也可证景昇公是化公后裔无疑。

黄氏族内有个传说,三个祖婆(上官、吴、郑)传下的裔孙,祭祖时所用的鸡各不相同。上官氏祖婆后裔用的鸡是割好的鸡切成块叠在盘子里。吴氏祖婆后裔用的是割好的整鸡盛在盘子里。郑氏祖婆用的鸡,鸡头和鸡尾都还留着一撮毛。据说是郑氏祖婆劏鸡动作比较慢,鸡还未劏好就到了祭祀时间,只好把未劏好的鸡拿出来祭祀,故鸡头、鸡尾仍留着一撮毛。从三位祖婆后裔在祭祀时用鸡各不相同的现象中,就可分别出三位祖婆名下的儿子。上官生七子是:和、梅、荀、盖、楚、龟、洋;吴氏生七子是:政、化、衢、庐、福、林、塘;郑氏生七子是:发、潭、城、延、允、井、层。吴氏祖婆祭祖时用的鸡是盛在盘子里的整鸡,说明化公是吴氏祖婆所生的儿子。而景昇公是化公的第八代孙,是潜善公之子,僚公之父,景昇公属化裔则无疑矣。故今梅州一带黄氏族中祭祖时都用劏好的整鸡,不切成块,也不在鸡头、鸡尾畄点鸡毛。这也说明梅州一带黄氏是属化公的后裔。

本文所引用的有关景昇公(久善、久养)归属问题的材料,大部分是从恒标、容声、火兴、华根等宗长的探讨文章中选出来的。本人只作为一位集纳人,并加了些观点,写成了几则旁证,是杂菜一碟而已,羞于见人。希望本文能对景昇公归属问题的探讨和定论有些作用吧!


参考

1.《僚公之父久养即景升公史事的考证》(黄容声编)

    2.景昇公(久善公、又名久养公)归属问题的研讨(黄恒标)

    3.《〈江夏渊源〉又称梅州刻谱是目前最可信的族谱(黄火兴)

    关于“黄伯、黄僚的宗源探考” (黄火兴)

    4.黄氏内外八句的由来与亲疏区别(黄华根)

    5.关于祖先的传说(西阳岃下 黄学孟)

  

  以上参考料,点击链接可查阅。







文件下载
捐助编辑族谱千元以上宗亲“照片提交表”.doc
19.05KB下载
关于认真做好编修 《梅州黄氏源流总谱》工作的通知.doc
201.55KB下载
梅州黄氏人物登记表.doc
26.0KB下载
上一页 1 下一页